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查看格言:柳永:谈公益

柳永:谈公益

 时间:2021-01-13 18:15:02 来源:人生格言 
广告位 ID:4 718*126广告位

刘墉:谈公益

孩子!

“就因为我看到了!”这是一句简单却有意义的话!如果世界上每个人都帮助那些因为看到而需要帮助的人,哪怕每个人只看到一两个人,那不就是全人类帮助全人类吗?

就因为我看到了

“孙长贞小姐姐的眼睛完全看不见。”

昨天,燃光助学基金会的张阿姨在电话里告诉了我。

去年秋天去贵州看《帆轩四小》的时候,遇到了常真。那一天,虽然说不举行欢迎仪式,但父母仍然穿着传统的苗族服装,唱着歌,递给爸爸一杯他们酿的酒。几十个孩子挥舞着小红旗欢迎我和当地教育官员。

每个孩子都露出纯真的笑容。我和他们一一握手。在大三的孩子中,我抓住了一个高个子孩子的手。她没有笑,而是看着前方。我仔细一看,发现她两只眼睛的黑眼睛是白色的;只有左眼,隔着一道屏障,微微透光。

“你的眼睛怎么了?”我问她。

“几乎看不见了。”她低声说道。

“还能学习吗?”我又问。

她没有回答。

“看过医生了吗(www.lz13.cn)?我再问一遍。

过了几秒钟,她挤出两个字,因为浓重的地方口音,我没听懂,还是旁边的校长加了一句:“她说‘没钱!’"

当时没怎么说。我走进教室听了孩子们的欢迎辞,和校长老师讨论了学校的建筑,然后在门口合影。但我心里一直怀念的是那个半盲的女孩。

当我离开时,孩子们排队再次为我送行。我找到了“她”,问了她的名字。我知道她叫孙长珍,今年十一岁。

然后,爸爸蹲下来,蹲在她面前,拉着她的手对她说:“没钱,没关系,叔叔帮你找医生。”

我坐了车,离开学校大门,行驶在崎岖的乡村道路上。校长和几个老师走到车边挥手。我又摇下车窗,对校长说:“告诉常真放心,我会想办法治好她的。”

第二天去了遵义,第二天坐飞机去了北京。但是我已经让贵阳西西弗斯书店的朋友带常真去贵阳眼科医院检查了。

报告马上到了我这里,但不是很乐观,说她只有左眼和0.15视力,两个角膜都有白色混浊,虹膜和角膜有粘连,瞳孔被拉变形,看不到眼底,不知道视网膜情况。

我没有放弃。回到台湾后,我让北京的瞿阿姨带着常真的检查报告去了著名的协和医院。医生摇摇头说,虽然角膜移植是可以的,但是他无法恢复视力,因为常真的眼疾已经拖了五六年了,她有弱视,可能有“继发性”青光眼。

当我回到纽约时,我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的燃灯奖学金基金会的朋友。多感人啊!烧了灯的张文宇阿姨今年春天不仅亲自去了贵州惠水,还带了医生来给常真检查。

只是,去看医生也摇摇头。

”常真马上叫道张大妈回来说:“我也难过,可是我能怎么办呢?于是我给了她一些钱安慰她。”

我和你妈还是不死心。我们向美国医生寻求建议。经营医院的王旭叔叔说会把病历给他。他去找眼科医生做研究。

但是,检查报告太不完整,没有详细的说明和清晰的照片。医生很难仅凭几行简单的文字和一个普通的头像来判断。

就在那时,也就是昨天,我们了解到:

常真是彻底瞎了。

她这辈子都没见过吗?我们就这样放弃了吗?

很多朋友说:世界上需要医疗的人太多了。我们可以捐赠更多的学校,让更多的孩子能够在不为一个孩子花那么多钱的情况下学习。

不过,我也想到台湾的慈济志工,帮助长江水灾灾民重建家园。有人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她说:“只是因为我看到了。”。

是的!孩子!

就因为我看到了,就因为我们知道了,就因为她是我们捐的饭轩四小学的学生。在这茫茫人海中,其实是可以相见的,所以要努力。

昨天想了一晚上,决定带常真去北京,详细检查一下。如果我能换角膜,即使不能保证成功,我也会再试一次。

孩子!

“就因为我看到了!”多么简单而有意义的一句话!如果世界上每个人都能“只因为看见”就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哪怕每个人只看见一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全人类帮助全人类吗?

孩子!我多幸福啊!

今天晚上我给你讲常真的孩子的时候,你第一次低着头听。过了一会儿,你抬起脸说:

“长珍什么时候去北京检查?我也想见她。”

(注:刘勇老师捐赠内地26所希望小学)

柳永作品_柳永散文柳永:论平静的柳永:人生机遇

广告位 ID:3 718*145广告位
广告位 ID:5 230*780广告位